注册 登录
阮氏宗亲网 返回首页

阜阳阮俞古的个人空间 http://home.ruanchina.com/?788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空间就是时装,总想穿得漂亮;空间就是花房,开满玫瑰海棠;空间就是住房,力求雅致宽敞;空间就是仓库,爱恨情仇珍藏。

日志

阮瑀

热度 1已有 532 次阅读2012-4-26 18:11 |系统分类:小小百姓

求助编辑百科名片

阮瑀(约165—212年),字元瑜,陈留尉氏(今河南开封)人,汉魏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所作章表书记很出色,名作有《为曹公作书与孙权》。诗有《驾出北郭门行》,描写孤儿受后母虐待的苦难遭遇,比较生动形象。年轻时曾受学于蔡邕,蔡邕称他为“奇才”。所作章表书记很出色,当时军国书檄文字,多为阮瑀与陈琳所拟。后徙为丞相仓曹掾属。诗歌语言朴素,往往能反映出一般的社会问题。阮瑀的音乐修养颇高,他的儿子阮籍,孙子阮咸皆当时名人,位列“竹林七贤”,妙于音律。明人辑有《阮元瑜集》。

中文名: 阮瑀
国籍: 中国
民族:
出生地: 河南开封
出生日期: 公元165年
逝世日期: 公元212年
职业: 文学家
主要成就: 建安七子之一
代表作品: 《为曹公作书与孙权》,《驾出北郭门行》,《阮元瑜集》

目录

人物介绍 阮瑀诗选
  1. 无题
  2. 琴歌
  3. 公讌诗
  4. 咏史诗二首
  5. 七哀诗
  6. 驾出北郭门行
  7. 拟魏太子邺中(其一)
  8. 拟魏太子邺中(其二)
诗词特点 建安七子 笑侃阮瑀
  1. 笑侃一
  2. 笑侃二
  3. 笑侃三
人物介绍 阮瑀诗选
  1. 无题
  2. 琴歌
  3. 公讌诗
  4. 咏史诗二首
  5. 七哀诗
  6. 驾出北郭门行
  7. 拟魏太子邺中(其一)
  8. 拟魏太子邺中(其二)
诗词特点 建安七子 笑侃阮瑀
  1. 笑侃一
  2. 笑侃二
  3. 笑侃三
展开
编辑本段人物介绍  阮禹字元瑜,东汉末陈留尉氏(今河南尉氏县人)。邺中七子之一。年轻时曾拜蔡邕为师。因得名师指点,文章写得十分精炼,闻名于当时。
  

阮瑀

相传曹操闻听阮禹有才,为搜罗人才,召他做官,阮禹不应,后曹操又多次派人召见,匆忙中阮禹逃进深山,曹操不甘心,命人放火烧山,这才逼出阮禹,勉强应召。由于阮禹多次辞官不做,曹操在一次大宴宾客时,把他安排在乐队之中,想煞一下他的傲气,不想阮禹精通音律,即兴抚弦而歌:"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一方面歌颂了曹操的事业,另一方面也表达了自己愿为曹操效忠的思想。曹操听完,大为高兴,请他做司空军谋祭酒官。从此以后,曹操军中檄文多出于他和陈琳之手。
  建安十六年,阮禹随军西征关中,曹操请他代笔写一封书信。他骑在马上沉吟片刻,挥毫点就,呈给曹操。曹操提笔想作些修改,竟不能增损半字。
编辑本段阮瑀诗选  ?何淑女之佳丽,颜?旬?旬以流光。历千代其无匹,超古今而特章。执妙年之方盛,性聪惠以和良。禀纯洁之明节,后申礼以自防。重行义以轻身,志高尚乎贞姜。予情悦其美丽,无须臾而有忘。思《桃夭》之所宜,愿《无衣》之同裳。怀纡结而不畅兮,魂一夕而九翔。出房户以踯躅,睹天汉之无津。伤匏瓜之无偶,悲织女之独勤。还伏枕以求寐,庶通梦而交神。神惚忄兄而难遇,思交错以缤纷。遂终夜而靡见,东方旭以既晨。知所思之不得,乃抑情以自信。(《艺文类聚》十八) 无题  民生受天命,漂若河中尘。虽称百龄寿,孰能应此身。
  尤获婴凶祸,流落恒苦辛。
  我行自凛秋,季冬乃来归。置酒高堂上,友朋集光辉。
  念当复离别,涉路险且夷。思虑益惆怅,泪下沾裳衣。
  四皓隐南岳,老莱窜河滨。颜回乐陋巷,许由安贱贫。
  伯夷饿首阳,天下归其仁。何患处贫苦,但当守明真
  白发随栉堕,未寒思厚衣。四支易懈惓,行步益疏迟。
  常恐时岁尽,魂魄忽高飞。自知百年后,堂上生旅葵。
  苦雨滋玄冬,引日弥且长。丹墀自歼殆,深树尤沾裳。
  客行易感悴,我心摧已伤。登台望江沔,阳侯沛洋洋。
  临川多悲风,秋日苦清凉。客子易为戚,感此用哀伤。
  揽衣起踯躅,上观心与房。三星守故次,明月未收光。
  鸡鸣当何时,朝晨尚未央。还坐长叹息,忧忧安可忘。 琴歌  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青盖巡九州,在东西人怨。
  士为知己死,女为悦者玩。恩义苟敷畅,他人焉能乱。 公讌诗  阳春和气动,贤主以崇仁。布惠绥人物,降爱常所亲。
  上堂相娱乐,中外奉时珍。五味风雨集,杯酌若浮云。 咏史诗二首  误哉秦穆公,身没从三良。忠臣不违命,随躯就死亡。
  低头闚圹户,仰视日月光。谁谓此可处,恩义不可忘。
  路人为流涕,黄鸟鸣高桑。
  燕丹善勇士,荆轲为上宾。图尽擢匕首,长驱西入秦。
  素车驾白马,相送易水津。渐离击筑歌,悲声感路人。
  举坐同咨嗟,叹气若青云。 七哀诗  丁年难再遇,富贵不重来。良时忽一过,身体为土灰。
  冥冥九泉室,漫漫长夜台。身尽气力索,精魂靡所能。
  嘉肴设不御,旨酒盈觞杯。出圹望故乡,但见蒿与莱。 驾出北郭门行  驾出北郭门,马樊不肯驰。下车步踟躕,仰折枯杨枝。
  顾闻丘林中,噭噭有悲啼。借问啼者出,何为乃如斯。
  亲母舍我殁,后母憎孤儿。饥寒无衣食,举动鞭捶施。
  骨消肌肉尽,体若枯树皮。藏我空室中,父还不能知。
  上冢察故处,存亡永别离。亲母何可见,泪下声正嘶。
  弃我于此间,穷厄岂有赀。传告后代人,以此为明规。 拟魏太子邺中(其一)  拟魏太子邺中集诗 阮瑀
  管书记之任,有优渥之言。
  河洲多沙尘,风悲黄云起。
  金羁相驰逐,联翩何穷已。
  庆云惠优渥,微薄攀多士。 拟魏太子邺中(其二)  念昔渤海时,南皮戏清沚。
  今复河曲游,鸣葭泛兰汜。
  躧步陵丹梯,并坐侍君子。
  妍谈既愉心,哀弄信睦耳。
  倾酤系芳醑,酌言岂终始
  自从食蓱来,唯见今日美。
编辑本段诗词特点  阮禹的诗存十二首,有《阮元禹集》辑本一卷。
  诗歌《驾出北郭门行》是其生活在邺城时期,学习乐府民歌自制新辞有感而为:
  "驾出北郭门,
  

建安七子

马樊不肯驰。下车步踟蹰,抑折枯杨枝。顾闻丘林中,叫叫有悲啼。借问啼者谁:'何为乃如斯?''亲母舍我殁,后母憎孤儿。饥寒无衣食,举动鞭捶施。骨消肌肉尽,体若枯树皮。藏我空室中,父还不能知。上冢察故处,存亡永别离。亲母何可见,泗下声正嘶。弃我于此间,穷厄岂有资?传告后代人,以此为明规。"
  作品以第一人称自述的形式,通过一个孤儿受到后母虐待和遗弃的悲惨命运,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家庭关系的冷酷无情,反映作者对当时社会上较为普遍的社会问题的关切以及对受害者不幸命运的无限同情。
编辑本段建安七子  “建安七子”中陈琳、阮瑀、徐干等人,也都有一些比较著名的作品。陈琳和阮瑀虽以章表书记见称于时,但诗歌创作亦较突出。如陈琳的《饮马长城窟行》,假托秦代筑长城之事,描写繁重的徭役给广大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灾难,颇具现实意义。
  饮马长城窿,水寒伤马骨。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善待新姑嫜,时时念我故夫子。”报书往边地
  

建安七子塑像

:“君今出语一何鄙!”“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
  全篇以对话的方式写成,语言质朴,感情深挚,格调苍劲而悲凉,十分接近乐府民歌的风格。阮瑀的《驾出北郭门行》,描写一孤儿遭受后母虐待的情状,从侧面反映出汉末世风日下的社会现实:
  驾也北郭门,马樊不肯驰。下车步踟蹰,仰折枯杨枝。顾闻丘林中,噭々有悲啼。借问啼者出:“何为乃如斯?”“亲母舍我殁,后母憎孤儿。饥寒无衣食,举动鞭捶施。骨消肌肉尽,体若枯树皮。藏我空室中,父还不能知。上冢察故处,存亡永别离。亲母何可见,泪下声正嘶。弃我于此间,穷厄岂有赀!”传告后代人,以此为明规。
  其风格与汉乐府民歌《孤儿行》颇为接近。徐干诗今存4首,都是五言诗。其中《室思诗》为拟思妇词,共分六章,描写思妇忧愁苦闷的心绪,文辞凄厉深婉,感情哀怨缠绵,堪称佳作。而“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二句,尤为后人推重。另一首《情诗》在情调与风格上也都与此诗相似。徐干的《答刘桢诗》,表现他与刘桢的诚笃友情:
  与子别无几,所经未一旬。我思一何笃,其愁如三春。虽路在咫尺,难涉如九关。陶陶朱夏德,草木昌且繁。诗语高简浑朴,颇能反映建安时人通脱真率的精神面貌。
    笑侃阮瑀  阮瑀这个人,让今天的人看来,有点儿酷。
  他才能高,曹操让他做官,并慕名求见,他却不见,跑到大山里面。曹操放火烧山,才把他“烧”出来。
  他的基因好,其子阮籍是“竹林七贤”之一,孙子阮咸是琵琶的
  

象征“建安七子”的七个亭子

发明者,他后辈人中的阮孚,留下了“阮囊羞涩”的佳话。
  他的门第高,是那个时代的名门望族,他之后的阮门人才辈出,一个个站在了中国文学史上,站在了中国音乐史上。可是他,却处在从政、为文都欲罢不能的境地,他没有出路。他的人生,写着两个字:无奈。 笑侃一  来了。一阵马蹄声。
  是那种疾驰了一阵之后,马上又犹豫不决、徘徊不前的马蹄声——“建安七子”之一的阮瑀,给人的印象,就是这种找不到出路的文人。
  他属于“陈留阮氏”,这在东汉的世家大族中,是一块金字招牌,出生于这一大家族的人,社会地位很高,其子弟出来做官,要比其他人容易。
  一直到魏晋时期,世族的优越地位都没有改变,而且更加风光了。魏晋士族其实是东汉世族的发展和延续。阮瑀,这颗东汉世族遗留下来的贵族种子,在魏晋士族的田野上发了芽,结了果。
  阮氏作为“老贵族”,其实并没有“老”到哪里去。论其家族渊源,不过起于桓灵(汉桓帝刘志、汉灵帝刘宏)时期,当时离东汉灭亡只有六七十年的光景了。此等门户,只是东汉世家大族的一曲挽歌,终难奏出辉煌的乐章。所以,尽管阮门自阮之后名士辈出,但由于家族衰落,仕途艰险,始终没有出现过真正居高位、掌大权的人物。
  但是,虎死不倒威,从阮门走出来的,可都是文化精英:阮籍,一身跨越魏晋两个朝代,他用一只青眼看曹魏,用一只白眼看西晋,对后者显示了一脸的不屑;阮籍的侄子阮咸,根本不与统治者合作,刚刚在这边饮了曹魏的美酒,转过身就吐到晋朝的朝服上;还有东晋时期的阮裕,虽然处境艰难,但还保持着贵族的风度,他用手指着当时红得发紫的谢家子弟,说:我祖上可比你祖上阔气多了!
  读史而能够关联,这很有趣。一方面,我们可以从历史画卷中,看出各个朝代的轮廓;另一方面,可以从同时代的人物身上,看出他们的异同。
  阮瑀生活的时代,是前所未有的乱世,也是前所未有的文化全盛期,培育他的文化细胞的文人很多。他的老师蔡邕,就是位了不起的全才笑侃二  阮瑀比较幸运,在学业上没有走多少弯路,一开始便当了蔡邕的学生,跟着大师,如影随形,如沐春风。蔡邕,就是老百姓说的那个蔡伯喈,即蔡文姬的父亲,也是我们河南陈留人,和阮瑀是同乡。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在长安,在洛阳,老蔡带着小阮,又是教他写辞作赋,又是教他练书法,又是教他学数学,忙得不亦乐乎。阮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业务”提高很快。
  阮瑀学得最好的,一是辞赋,二是音乐
  老蔡在音乐方面很在行,是著名的琴家。他一听琴声,就知道弹琴人心里想的是啥。一日,邻居请他过去喝酒,他刚到主人家门口,就听见屏风后面有人在弹琴。蔡邕很感兴趣,便在门外听,听着听着,只觉得这曲子里有一股杀气。他心想:“不对呀,说是请我来喝酒,怎么杀气这么重?”当时烽火遍地,杀人如麻,蔡邕的警惕性挺高,没有进门,一扭
  

建安风骨

脸,走了。
  可是,那家主人还在等,迟迟不见客人来,出来一问,有人说:“蔡大人刚才来过了,可到了门口没进去,又走了。”主人一听,急了,心想,蔡大人一向受人尊重,是不是我怠慢了他呀!赶忙去追,把他拽了回来。主人再三追问,蔡邕才把刚才的感受说了一遍。
  主人听后大惊失色,心想:我刚才弹琴时确实起了杀心,他怎么连这个都听得出来,叫人佩服,又叫人害怕。将来我若是对谁起了杀心,岂不让他窥破了!他连忙向蔡邕解释:蔡大人,我刚才弹琴,确实奏出了杀音,那是因为我看见一只螳螂,正向一只鸣蝉进攻。当时作势欲飞,螳螂对着它一进一退的。我心里紧张,唯恐螳螂捕不到它的猎物,就把杀心表现到乐曲里去了。
  你看,有这样的老师,教出来的阮瑀能不精明?阮忘不了一件事:一次,蔡邕路过一户农家,看到一个农夫正在烧火做饭,火势甚大,噼啪作响。闻其声,蔡邕就知道柴薪中一定有制琴的好木材,于是请求农夫把柴薪抽出来看一看。这一看不要紧,蔡邕心里不由得一喜,只见灶中有一块上好的桐木,刚被火燎了一点儿。蔡邕把桐木带回家,制成了一把七弦琴,声音浑厚古朴,只是琴尾有烧焦的痕迹,这就是有名的“焦尾琴”的来历。
  话说阮瑀跟着蔡邕学习,德智体得到了全面发展,可以出来为国家效力了,但他看到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不想为这个乱世效力,就赶上驴车,载着书,向尘世挥手作别,进山去了。
  曹操听说了阮瑀的大名,便想让阮瑀出来做官,但阮瑀不想做官,拒不赴任。曹操不断派人去请,但阮就是不下山。曹操眉头一皱,忽然想起春秋时期晋国的介子推
  当时介子推在绵山隐居,晋文公为让他出来做官,发了好几张“请帖”,可介子推就是不下山。晋文公想,我干脆放火烧山吧,一烧山,你不就下来了吗?于是他下令放火烧山。不料介子推很顽固,就是不领这个情,最后和老母亲双双被烧死在绵山之上。曹操心想,哼!你个小小的阮瑀,羽翼还未丰满,不怕你不就范!
  山林被大火烧干净了,阮瑀失去了生存的条件,同时也为曹操的诚心相邀所感动,表示愿意跟着曹操打天下。曹操让他和陈琳一道管记室。但阮瑀的内心仍是有些不情愿,干起工作来有点儿漫不经心。于是,曹操在一次大宴宾客时,有意羞辱阮瑀,
  

建安七子

把阮瑀赶入乐工之列。
  阮瑀看透了曹操的心思,他当机立断,心想,我正好借助这个平台,来展示一下自己的音乐才华。于是,他抚琴而歌,即席唱道:“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士为知己死,女为悦者玩。”唱词虽有吹捧曹操之意,但大家一听,觉得他技高音妙,十分佩服。
  曹操听了,也十分高兴,认为阮瑀没有二心,可以重用。接下来,阮瑀就成了曹氏集团重要的文职官员,担任司空军师祭酒,与陈琳共同起草国书和檄文。
  阮瑀写文章,无论辞赋书信,均写得又快又好,不用修改,都是“一遍成”。有一次出征,曹操急于拟一封致关西军阀韩遂的书信。他本想让阮瑀下马书写,不料阮微微一笑,人不下马,臀未离鞍,提笔就写,顷刻拟就,呈于曹操。曹操接过后,本来要按惯例改动一下,但看了半天,竟不能增减一字。 笑侃三  这样的笔杆子,曹操当然会重用。与东吴交涉,阮瑀的代表作是《为曹公作书与孙权》,读起来文气顺畅,收放自如。曹操的儿子曹丕非常佩服,说阮瑀“书记翩翩,致足乐也”。阮在诗歌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就,今存诗10余首,其名篇有《驾出北郭门行》,描写一孤儿受后母虐待的情景,从侧面反映了汉末世风日下的社会现实,其风格与汉乐府《孤儿行》颇为相近。他还有《咏史诗》两首,其中有荆轲刺秦王等内容,无情地批判了历史上的君王暴政。
  其实,今人在读“建安七子”的作品时,会发现“七子”中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归隐者,也没有一个是精神麻木者,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被迫出来做官,但做官以后还不忘文学。其中阮的诗歌,格调最为凄凉低沉,没有对那个时代做过任何粉饰。他的《七哀诗》、《怨诗》等,都是感人的悲愤之作。在文学理论方面,阮瑀著有《文质论》一文,主张文章“意崇敦朴”,表达了他重质轻文的文学观点。
  在与曹丕、曹植的交往中,阮瑀似乎和曹丕的关系近,与曹植的关系不那么近。在曹操立太子的问题上,他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还是倾向于曹丕。有一次,阮瑀正在和曹丕谈诗论文,司马懿兴冲冲地进来了。曹丕见他足下生风,面露喜色,忍不住问:“仲达满面春风,不知有何喜事?”司马懿神秘地卖关子:“你们猜猜?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阮瑀说:“什么事?眼下什么事也没有立嗣的事情大呀。”司马懿说:“正是立嗣事。告诉你们吧,大王决意册立五官将曹丕在建安十六年被任命为五官中郎将为世子了!”“真的?”曹丕高兴得跳起来。
  司马懿说:“这是可以乱开玩笑的吗?”便把
  

建安七子文集

曹操日前和他一起讨论立嗣的事情细说了一遍。阮瑀听了,沉吟片刻,悄悄对司马懿说:“这对五官将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喜事。可对你仲达老弟来说,却是吉凶难料。照你方才说的……有些话,唉,官场险恶,我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司马懿听他话里有话,赶紧背过曹丕,虚心请教。阮这才说:“像立嗣这样的事情,你直接和明公(曹操)讨论,而且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一旦明公的态度有了变化,你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依我看,以仲达你的文笔才华,在文学上下工夫,一定会有建树。”
  司马懿此刻心情亢奋,正处于对前途充满信心的时刻。他拉起阮瑀的手,重新走到曹丕面前,慷慨激昂地说:“我的文才与阮老兄比起来,实在汗颜。何况生逢乱世,我总觉得写诗作赋于世无补。我司马氏的先祖,都是在战马上建功立业的,我理应发扬光大先祖的丰功伟绩!”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当然,写诗作赋,留名千古,也很风流。但我辈本已锦衣玉食,再去写风花雪月,又有何补益呢?要紧的还是拯世补天,辅佐大王平天下,开创盛世伟业呀!”
  曹丕听了,击掌叫好:“对!大丈夫生身立世,就要有一番大作为,岂能碌碌无为,虚度一生?”后来,曹丕当了皇帝,果然重用司马懿。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出身名门的阮瑀,走不通归隐之路,走上仕途。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